在放弃竞选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后,美国参议员桑德斯13日正式“背书”前对手拜登。这意味着美国2020年大选的最终角逐将在拜登和现任总统特朗普间展开。

特朗普对阵拜登,这回谁的赢面更大?本版编辑特请学者做详细解读。

答:率先进行初选的州具有风向标的作用,谁能赢得这些州的胜利,就能吸引媒体关注,筹集更多竞选资金,巩固“领跑者”地位。桑德斯在首先进行初选的爱荷华、新罕布什尔和内华达州表现优异,曾被视为最有力的竞争者。但随后拜登凭借在南卡罗莱纳州的胜利扭转颓势,并在3月初的“超级星期二”一举拿下12个州,优势让桑德斯望尘莫及。此后桑德斯的选情每况愈下,终于在4月8日宣布退选,事实上确定了民主党将提名拜登作为11月总统大选的候选人。

拜登是民主党内温和派的代表,他的政策主张远没有桑德斯那么激进。比如在医保问题上,拜登反对由政府统一负担医疗开支,而只是在奥巴马的医改法案基础上进行小的修补;在教育问题上,拜登也不支持公立大学免费,只是承诺帮助大学生偿还教育贷款;在应对气候变化上,桑德斯要求10年内在电力和交通行业全部使用可再生资源,而拜登则主张在2050年实现碳排放归零。桑德斯虽然已经退选,但他过去数年的组织动员已经形成了一股社会力量,导致民主党内的政策讨论明显左倾。初选开始至今,拜登在年轻人中获得的支持寥寥无几,如果他想赢得大选,就必须调整政策,争取党内进步主义势力的支持。因此,桑德斯虽然退选了,但在迫使民主党更多倾听下层民众呼声这一点上,他已经成功了。

美国人已将这次疫情看作是过去十年最重要的事件之一。毫无疑问,处理疫情的表现对选情会有重大影响。经济增长是特朗普竞选主打的一张牌。在疫情暴发前,美国经济的确顺风顺水,失业率维持在低位,但如今疫情防控导致经济停摆,两周内失业人口超过1700万,股市更是“一夜回到解放前”,特朗普上任以后的升值部分全部丢失。如果疫情无法尽早缓解,美国经济不能早日复苏,特朗普将失去竞选连任的最大砝码。

问:拜登和特朗普谁的胜算更大?答:对特朗普而言,民主党人拜登算不上是个强有力的对手。做过36年参议员、8年副总统,但拜登身上的闪光点实在不多,既没有肯尼迪的魅力风采,也没有奥巴马的理想主义光环。他曾两次竞选总统,结果因为抄袭别人的演讲稿和歧视性言论而折戟沉沙。应当说,鼎盛时期的拜登头脑灵敏,语言犀利,也有一定的亲和力。但随着年龄增长,他在公开场合失言的次数越来越多,演讲中实质内容越来越少。且拜登属于老一代白人政客,骨子里有着很强的精英主义和种族优越感,年轻一代选民对他若即若离。民调显示,特朗普的支持者里半数以上有很高的政治热情,拜登的支持者里只有20%左右。因此,虽然拜登在民调中领先,但大选鹿死谁手还很难预料。

答:老人政治是美国政治体制衰败的一个反映。首先,美国各级官员都缺少年龄和任期限制,加上国会选举缺乏竞争性,使得资深政客可以不断连任,平均年龄也越来越大。其次,年轻人对政治越来越冷漠,“华盛顿”“建制派”成为贬义词,导致参选和投票的都以老年人为主。

此外,台湾综合研究院9日发布经济预测,将2020年台湾经济成长率预估值修正为1.55%,较去年底公布的2.63%下修超过1个百分点。

特朗普现阶段处于两难之中。一方面商业界施压,要他尽快恢复正常经济秩序,另一方面疫情的严峻形势又不允许取消社交隔离措施。对特朗普而言,接下来的应对措施不能再有闪失,必须避免因过早开放经济而导致第二波暴发。目前美国疫情似已接近峰值。如能尽快度过危机,让经济生活重回正轨,则特朗普可以树立成功的“战时总统”形象,应该能加分不少。并且,在总统大选中,现任总统凭借对行政资源的控制和曝光率优势,一般都占有先手。1900年后,美国有19位在任总统寻求连任,只有5人失手。上一次在任总统寻求连任失败,还要追溯到遥远的28年前。历史上的统计数据是站在特朗普一边的。

特氏“集结号效应”微弱

实际上,新冠肺炎疫情之所以在美国演化成大灾难,不仅是因为政府过去两三个月举措失当,更是特朗普上台后不断削弱联邦政府机构的结果。他笃信“小政府、大市场”的教条,削减政府机构的预算和人员。根据宪法,联邦部门的主管应由总统提名,国会批准后任命。特朗普懒得和国会打交道,部门出现领导空缺后,他要么置之不理,要么指派亲信以副职身份“主持工作”。久而久之,诸如国土安全部和情报部门等都出现了空心化和能力萎缩的现象。埃博拉疫情暴发后,前总统奥巴马曾在联邦政府内专门成立了一个领导小组,负责应对未来可能的疫情,但2018年特朗普将这个领导小组解散了。他还不断削减国立卫生研究院和疾控中心的预算,使得这些部门的预算更加捉襟见肘。这些自毁长城的做法正在显现其恶果。

退选桑德斯留下“遗产”

对中国而言,应当认识到美国政治体制的衰败是一个事实,经过这次疫情危机,美国作为西方世界共主的地位已经岌岌可危。中国还是应该做好自己的事情,积极承担国际责任,才能在世界格局变化时以不变应万变。

近日,台湾交通主管部门负责官员曾表示,新冠疫情冲击下,旅游业中无竞争力者就退场。此番言论引起业界不满。据报道,有业者受访表示,台湾是个小岛,旅游产业绝大部分在出境旅游与境外游客入台旅游,岛内游只占很小一部分。在非正常产业状况下谈适者生存,对业者太不公平。

问:桑德斯退选会对拜登的选情有怎样的影响?

该院表示,在全球经济受疫情严重冲击下,下修经济成长率在所难免。展望台湾未来半年经济景气,全球疫情控制、中美两国角力、金融市场波动等,都是需要关注的因素。(完)

答:美国专家普遍认为,中国的抗疫举措为美国争取了大量时间,可惜被特朗普浪费了。从1月底到3月初,特朗普不断表示出对病毒的极大蔑视,美国也没有利用这段时间准备检测设备和医疗物资,导致后来检测能力严重不足、医疗物品紧缺。疫情在美扩散后,特朗普开始重视,但他不顾科学证据和事实,在发布会上信口开河,在公众中制造了很大的混乱。

老人当政折射政治衰败

“观光局”表示,2020年台湾旅行社共3104家,停业的16家占总数的0.51%,应不至算作“倒闭潮”。

问: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表现对特朗普的选情会有多大影响?

问:无论谁当选,美国政治似乎都将进入“老人当政”时代。这对美国政治、外交及中美关系会有何影响?

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副教授 曾庆捷

桑德斯退选并不意外。美国政府本质上由大财团和大资本家操控。民主党虽比共和党更多代表中下层的利益,但也只能有限度地节制资本,绝不可能触动其根本利益。桑德斯公开向资本主义宣战,早已被民主党内的当权派(主要指民主党在各级政府的公职人员和支持他们的利益团体)视为洪水猛兽,他们于是采取了一系列行动阻止桑德斯当选。“超级星期二”前夜,民主党内多位参选人宣布退选,并全力支持拜登。媒体中开始出现各类桑德斯的负面新闻,包括指责他曾赞扬古巴领导人卡斯特罗,宣称他得到俄罗斯的幕后支持等。此外,虽然桑德斯的政策可以改善穷人生活,但美国大量低收入、低教育程度的选民,不是根据自己的经济利益来投票的。他们深受资本主义文化霸权影响,根深蒂固地反对社会主义,光是桑德斯身上“社会主义”的标签就把他们吓跑了。还有很多黑人选民对民主党有很深的情感依附,而桑德斯长期以来独立于两党之外,因此也很难赢得他们的支持。

拜登要想胜选,当务之急是争取桑德斯的支持者,弥合党内分歧。桑德斯刚宣布退出,青年团体致信拜登,要求他接受桑德斯的部分主张。过去两周,双方团队进行了接触。作为桑德斯退选的条件,拜登会在医疗保险和气候变化政策上采纳部分桑德斯的建议。此外,由于疫情导致线下竞选活动难以展开,拜登团队必须通过线上渠道动员更多选民支持。最后,拜登在公开讲话中要打起十二分精神,放慢语速,避免再说出让人啼笑皆非的话,否则共和党攻击他年老昏聩将会有更多口实。

桑德斯来自美国东北部的小州佛蒙特,20世纪80年代担任该州伯林顿市市长,1990年当选为众议员,2006年当选为参议员。桑德斯从政近40年,政治立场始终如一。他抨击美国社会贫富差距不断加大,种族不平等日益加剧,政府机构被大公司和大富豪操控,普通老百姓的医疗、教育成本居高不下,民生日益艰难。桑德斯公开宣称自己是社会主义者,要为穷人争取利益,他在竞选演说中最经常说的是:“占美国人口1%的最有钱人控制了全国四分之一的财富,远超占人口50%的底层人。我虽然没有数学博士的学位,但我知道99%一定能打败1%。”为了纠正社会不公的局面,桑德斯提出了一系列改善民生的主张,其中最具有标志性的是全民医保,即老百姓看病由联邦政府埋单,而不必受私人医保公司的中间盘剥。针对美国大学学费高昂,无数大学生因助学贷款而债台高筑的现象,桑德斯许诺免除所有大学生的债务,并争取实现公立大学学费全免。当然,这些福利政策需要联邦政府扩充税源,特别是大大增加对富人的征税。桑德斯给人以诚实、正直的印象,演讲时中气十足,激情澎湃。对于美国受过良好教育,充满理想主义的年轻人而言,桑德斯帮助他们在深受债务、高房租和就业问题困扰的生活中看到了一丝希望。

4月初的民调显示,特朗普的支持率一度升至48%,为其任期内的最高点,但近期又降到40%左右。要理解这个现象,首先要明确美国近四成民众是特朗普的“硬核”支持者。就像特朗普自己说的,即使他在纽约第五大道行凶杀人,这部分人对他的支持也是雷打不动的。至于为何他的支持率有短暂蹿升,这主要是由于国家面临危机时的“集结号效应”。民调研究者早就指出,当国家遭遇战争或重大自然灾害时,国内各党派会团结一致,媒体对执政者的批评力度会下降,加上国家元首在公共场合的指挥调度、鼓励民心士气,其支持率一般都会大幅攀升。历史上,罗斯福总统的支持率在珍珠港袭击后上升了12个百分点,小布什的支持率更是在“9·11”事件后猛增40个百分点。新冠病毒在美肆虐以来,特朗普每天举行发布会,拼命强调政府应对有方,把抗疫变成自己的脱口秀。和历史上的危机相比,特朗普的“集结号效应”其实很微弱,持续时间也很短暂。

老人政治的危害显而易见。高龄政客难以保持清晰的思维,精力和体力难以胜任繁重政务。里根总统在第二个任期显露出阿尔兹海默症前兆,而拜登现在比里根离职时还要年长一岁。老人也容易和社会的最新动态脱离,难以为政治注入新鲜血液。去年国会的听证会上,一名参议员竟表示不知道“脸书”公司是怎么赚钱的。在外交政策上,这可能意味着美国领导人受冷战思维影响更深,难以接受新型大国关系和世界格局。